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树下听雨

【听雨轩】主人---心灵驿站.是叶;就碧绿一次季节,是花;就芬芳一枝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甜甜的,咸咸的,婆婆丁。  

2013-08-27 23:12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婆婆丁是甜的。
  婆婆丁真的是甜的,不管别人怎么说,它在我的记忆里的确是甜的。
  早些年的北方,虽然已是初春季节,白雪依然拥抱着冰凌花和泛青的小草,贪婪的做着最后的挣扎,风大声的叫喊着;最后的一班寒气车 就要上路了。
  此时的北方,我的父老乡亲,被酸菜,土豆,萝卜,这老三样承包的肠胃,终于不甘于单一,走出家门,告别烤手的火盆,拿起沉睡一冬的土蓝和刀头,奔上山坡。去寻觅那久违了的佳肴--婆婆丁了。
   婆婆丁长在山坡上,在雪水交融处,张着一张被冻得通红的小脸,笑成一抹朝霞,虽然只有几个叶片,也不过像纽扣般大小,
一颗一颗闪着诱人的光,我们小心的把它 挖下来,带着很粗壮的根,那些娴熟的动作,那种紧张与喜悦相伴的表情,一定能和採参人相媲美。
  中午的餐桌上 ,妈妈把今春老母鸡贡献的三两个鸡蛋,炸了好大一碗酱,那在酱汤里游泳的蛋花和婆婆丁,叫我们谗言欲滴,一阵风卷残云,餐桌上就剩下一片狼藉的碗筷。
  那时,整个冬天见不着新鲜菜叶的孩子们,那初春的冰雪下的第一茬凉凉的婆婆丁,真的 很香很甜。
 婆婆丁是咸的。
 婆婆丁也是咸的,我尝出它是咸的时候我已经人到中年了。
 我进了省城打拼一晃就十几年,匆匆来去已经疏忽了季节的变化,当然也把婆婆丁忘在脑后了。那是个夏天,回家看望老娘,听老娘絮絮叨叨高兴的说着家里家外的故事之后,就往回走,路边一片婆婆丁开着金黄的小花,肥硕的叶子,出现在我的眼前,我惊喜的说了声;啊,婆婆丁,真好啊,好多年没有吃过了。其实我也就随便说说而已,谁知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 。傍晚,有人敲门,打开门一开,我呆住了,老娘,我七十多岁的老娘,背着大半丝袋子婆婆丁,给我送来。我无语了,眼泪在我的眼里晶莹着。。。
  其实在家乡,这个季节已经不是吃婆婆丁的时候了,养鸭子或鹅的人家,把它都作饲料了,吃晚饭的时候,妻子说;别吃了,很苦。我也没有说话,默默的炸了一碗有蛋花游泳的酱,和一颗就能装一盘子的婆婆丁, 妻子问;苦吗,我说不苦。妻子尝了一口,马上吐掉了,好苦啊。其实我深深的知道,婆婆丁它的确不苦,它是咸的,因为它有老娘的汗和我的泪在里面。
  返城了,我让妻子把婆婆丁用开水焯了,放上盐和蒜腌制成咸菜,回去慢慢的享受那份母爱。透过车窗,我看到一片片的婆婆丁,开着金灿灿的花,我仿佛看到老娘那银白的头发在金色的海洋里飘动,一如一簇白色的蒲公英,把那份慈爱无私的给了子女。
   
甜甜的,咸咸的,婆婆丁。
   我的故乡,我的母亲。
   在我的生命里就是这个味道。 
甜甜的,咸咸的,婆婆丁。 - 树下听雨 - 树下听雨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